毒奶殺人

    電視上一遍一遍的播放著哪家奶粉被檢出含有三聚氰胺,業者忙著下架,又有哪些三合一咖啡被銷毀的新聞。這是97年9月發生的三聚氰胺毒奶事件,突顯食品安全的嚴重性,消費者人心惶惶,業者也人仰馬翻,終無寧日。這整件事的起因是大陸黑心商人的不肖作為,將有毒的三聚氰胺摻入牛奶中,所製成的奶粉等乳製品原料外銷到東南亞、紐西蘭、美國等地,台灣也因此受到波及。雖然在台灣沒有人健康受損,但是業者卻蒙受巨大的商譽損失。

    整個事件沸沸揚揚的鬧了一、兩個月,才慢慢平息下來。在大陸因飲用三鹿牌奶粉和其他問題奶粉,導致泌尿系統出現異常的嬰兒人數高達30萬人,住院人數將近6萬人,其中184名病例較為嚴重。死亡案例6人。直到今年一月涉及毒奶事件而受審的21人,受到法律的制裁,河北石家莊中級人民法院今天將兩名與三聚氰胺毒奶產銷有關的男子判處死刑,毒奶事件核心三鹿集團董事長田文華被判處無期徒刑,其餘至少有4名嫌犯被判5年至無期不等的徒刑。

 

 

    雖然事件已經落幕,但是整個事件簡直讓人匪夷所思,因為三聚氰胺是一種含毒的塑化工業原料,並非食品添加劑,怎麼會被蓄意摻入乳製品中?三聚氰胺是一種塑化材料,是外表細如麵粉的白色結晶粉末,它能做出外表像陶瓷的精致塑膠,像是美耐皿,在生活中隨處可見,可以做成杯盤等食器或是裝飾品。這樣普遍的塑化材料早在一八三四年由德國化學家李比希所發明,已經在人類社會中使用一百七十四年,怎麼會成為令人聞之色變的毒物呢?其實三聚氰胺是屬於微毒,根據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對三聚氰胺所設定的容許標準是每人每公斤體重攝取0.63毫克,是一天食用的安全劑量。如果根據動物急毒性實驗的結果推算,一個體重六十公斤的成人,必須一次吃下一百九十公克的三聚氰胺,才有致命的危險。跟劇毒的農藥「巴拉松」相比,它的毒性只是巴拉松的千分之一;與世紀之毒戴奧辛在體內產生的毒性相比,更是只有十五萬分之一。同時三聚氰胺在身體中並沒有蓄積性,吃下肚的三聚氰胺有九成會隨著尿液排出體外,因此成人要因誤食含有三聚氰胺的食物而導致腎結石或死亡,恐怕得喝上三十二萬杯的三合一毒咖啡,或吃上十八億包的毒奶精,才有可能。

 

 

    既然三聚氰胺非劇毒,為什麼三鹿毒奶粉會在大陸造成嬰幼兒泌尿系統的問題,甚至是死亡的案例。主要是因為嬰兒的器官發育未完全,對於毒素的代謝機能比成人差,加上嬰兒只以奶粉為主食,它所造成的傷害就相當嚴重了。因此這次毒奶粉風暴的受害者,高達八成以上都是兩歲以下的嬰幼兒,引起腎結石,甚至造成六名嬰幼兒死亡。

    用來作碗盤的三聚氰胺原料怎麼會加到牛奶中,又被嬰兒喝下肚呢?主因是財迷心竅的黑心商人蓄意的添加。三聚氰胺是尿素經過高溫高壓產生的有機含氮化合物,它的特點是含氮量高,一個三聚氰胺分子(C3H6N6)含有66.6%的氮。由於這種特性,它被添加到牛奶中,提高牛奶中的含氮量,混充蛋白質。大陸的不肖酪農為了充高產量,竟然將牛奶加水稀釋,他們將收購的生乳加入30%-50%的水稀釋,再加入三聚氰胺提高含氮量,在1公斤牛奶中加入1公克三聚氰胺,混充蛋白質濃度,製成假奶。這樣100公噸的牛奶就瞬間變成150噸,多出50%的獲利。

 

    而大陸用蛋白質含量作為收購牛奶的計價標準,而使用的檢測方法是「凱氏測氮法(kjeldahl method)」,所檢測的是牛奶中的含氮量,依據此數值來推測蛋白質含量。由於這種方法無法區別蛋白質中的氮與三聚氰胺的氮,使得含有三聚氰胺的假奶得以蒙混過關,讓不肖酪農攫取暴利。

 

    會讓酪農挺而走險的原因,還是暴利的誘惑。大陸在2007年的下半年開始,奶價至少上漲了60%,主要原因是供需的失衡。2007年是中國的金豬年,造成新生兒人數的激增,它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出生率最高的一年,有二千二百萬個小嬰兒誕生,比起過去的出生率,2007年增加了37.5%。與新生兒出生率相比,全中國的奶牛圈養數量是一千四百七十萬頭,年成長7.8%,其上漲幅度遠低新生而增加的幅度,因此造成製造奶粉的牛奶產量嚴重不足。因此乳品業者為了搶奶源,價格開始狂飆,出現暴利缺口,不肖商人變本加厲摻水、加料擴充奶量。

 

   雖然這是黑心商人的不肖作為,整個事件簡直讓人匪夷所思,然而這個事件不能視為偶發事件,事實上環境中的有毒化學物質充斥在我們的生活中,三聚氰胺只是浮現的冰山一角。這些我們習而不察的化學物質,正在慢慢侵蝕我們的健康,是我們不容忽視的問題。對台灣來說,雖然這次有驚無險,沒有人在此事件中受到傷害,然而有毒化學物質對健康的影響,值得我們提高警覺。

全站熱搜

許庭源博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